有个这样美的江南

waterlily-pink-water-lily-water-plant-158465.jpeg

《江南》汉乐府

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鱼戏莲叶间。

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


在谈这首诗的吟诵之前,我们先说说什么是汉乐府。“汉”是指汉朝的意思。“乐府”本是一个官方采诗的机构,有点中央音乐学院的意思,但却不是学校。它是干什么的呢?它的只要功能是搜集地方的民间歌曲,然后采集上来进行改编,变成适合在贵族饮宴等官方场合表演歌唱的歌曲。其实,这个传统自周朝就有了,它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给贵族提供一种娱乐方式,更为重要的是,通过这种采风,来了解民情,勘察时政。具有非常重要的政治意义。

采集上来的歌曲,经过改编,就可以用来表演歌唱了。在贵族饮宴的时候,像《江南》这样的采莲曲,是会有乐队,主唱和舞蹈的。歌唱表演的人都穿着盛装,打扮的像是鱼儿,这样按照队形,优美的进入场地,跳舞与演唱。

知晓了这个文化背景,我们就能够知道《江南》的前四句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鱼戏莲叶间。”是属于主唱的,她站在舞台中央,四周都是饮宴的宾客,闻声起舞,唱出这三句,意味悠长。

这个意味体现在哪里呢?就是体现在“韵字”上。“韵字”就是押韵的字,这里的“莲”“田”“间”就是押韵的“韵字”。这三个字要拖的最长,让人感到有韵味悠远的意思。

中国的文字,是单音独体字。就是每个字就是一个单音节的,不像英语(西方语言),一个单词有很多音节。因为一个字,音节不够,所以需要再加上一个字,成为两个字,组成一个音节。比如“江”字,读这一个字,没有音节,那怎么办呢?后面加个“南”,“江南”就组成了一个音节。所以我国现存最古老的诗歌总集《诗经》,大多数是四言诗。为什么是这样呢?和我们的语言有着根本的联系。两个字一个音节,四个字就是两个音节。这样就好听多了。

两个字一个音节,哪一个字比较重要呢?当然是第二个字比较重要。也就是说偶数位置上的字很重要,重要的就需要拖长。比如我们生活中喊一个人——老王。这个人离我们很远,我们基本上都是这样喊的:“老王~ ~ ~”,如果有人这么喊人:“老~ ~ ~王!”,我们会觉得特别的奇怪。

同样,在诗词当中也是如此,第二个字比较重要,所以我们要把它拖长一些。但是不是所有的字都能拖长的。普通话中一二声的字,可以拖长,因为拖长了还是这个字。比如“平”,你读“平~ ~ ~”,拖得多长还是这个字。但是三四声就不同了,比如说“我”,你拖长“我~ ~ ~”,到后来就成了“窝”了。这样拖长,唱歌的话没什么问题,因为唱歌总是要好听吧!但是读文章就不行了,这就把字读错了,是不允许的。所以一二声可以拖长,三四声就不能拖长了。可以拖长的一二声,我们管它叫做平声,不可以拖长的三四声,我们管它叫做仄声。

所以平声可以拖长,仄声不可拖长。

所以第一句,应该读成“江南~可采莲~ ~ ~,莲叶何田~田~ ~ ~。鱼戏莲叶间~ ~ ~。”

标注“~”符号的地方,就是要拖长的地方。符号数目越多,拖得就越长。

有长的地方,就有短的地方。相比于平声来说,仄声就短,那什么地方最短呢?就是入声字最短。

什么是“入声字”?入声字是中古音中的第四声。什么是中古音?就是隋唐时候的读音。那个时候也有四声,分别是平、上、去、入四声。我们现在普通话中的一二声,相当于平声,三声相当于上声,四声相当于去声。入声呢?不好意思,普通话当中没有了,消失了!

但这并不表示入声在汉语中没有了。在秦岭淮河以南的中国南方,大多数地方的方言里面还有入声。不过在普通话当中,确实没有了。虽然没有了,我们还要在普通话当中恢复它。怎么恢复它呢?就是把它读的短促有力,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塞住你的喉咙似的,刚刚开口就止住了。这样读,就可以说把入声字恢复了。

为什么要恢复它呢?因为读诗文,是要把诗文的意思,通过声音还原出来。我们平常读课文,老师常常讲要有感情的朗读,就是这个意思。中国古诗文,用朗诵的方法不行,因为那是西方的方式,和我们中国传统诗文中间有一条长长的沟壑。最和我们诗文贴切的读法,就是它的原生读法——吟诵。用吟诵读,是最能够把当时作者创作时候的声音,给表现出来的了。虽然我们不知道作者当时创作的时候到底怎么读的,但是吟诵是有规则的,读文是有规矩的,这是千百年来不曾改变的。我们掌握了这些,就能够做到情通古人了。

所以,我们要把入声读出来,为了能够情通古人,和他心心相印。了解他当时的真正想法。

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鱼戏莲叶间。”中的入声字是“叶”,所以这个字要读的短。而且是最短的。为了标识出它是最短的,我们用“ ^ ”符号,来标注他,这个符号前面的字,就是入声字。所以这句话就应该这样读:“江南~可采莲~ ~ ~,莲叶^ 何田~田~ ~ ~。鱼戏莲叶^ 间~ ~ ~。”

在实际的吟诵中,因为第二句话(就是偶数位置上的句子),比第一句要重要一些。所以,一般第二句的韵字,会比第一句的韵字要长,相比而言,第一句的韵字会短点。那么第一句就应该读成“江南~可采莲~~,莲叶^ 何田~田~ ~ ~。鱼戏莲叶^ 间~ ~ ~。”当然,这个处理更加的细致,可以随各人的语感。第一句与第二句的韵字一样长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后面的这几句“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”像是简单的重复,也许编写《新课标》的专家,因为这几句简单的缘故,所以把这首诗放在了《新课标75首》的第一首诗。但不得不说,这首诗所蕴含的意义,会超出小学生的理解范畴。

如果您听过“鱼水之欢”,一定知道这首诗有“少儿不宜”的一个侧面,而诗中“莲叶何田田”一句中的“田田”,已经成为形容莲叶层层叠叠的代名词了。也可以说,它是我们中华民族共通的一个意象。

就吟诵而谈最后几句来说,它事实上是一种“和唱”的形式。中国自古的歌唱形式,是没有西方的“合声”的。西方人唱歌,自然而然的分成几个音部来唱。我们的传统是“和唱”,就是我唱一句,你唱一句。你唱这一句和我唱的这一句是一样的。并不分音部,也不用在一起唱。所以,后面的这几句“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”是主唱唱一句,而后有人和唱一句。用文字表达就是:

A:鱼戏莲叶东

B:鱼戏莲叶东

A:鱼戏莲叶西

C:鱼戏莲叶西

A:鱼戏莲叶南

D:鱼戏莲叶南

A:鱼戏莲叶北

E:鱼戏莲叶北

这样唱完之后,就依次按照队形下台了。值得注意的是,最后一句的“北”字,是入声字。也就是说,唱到这个字的时候,是一下子停顿住了,表示结束的意思。相当于西方音乐当中的休止符。

最后这四句,还用到一个修辞方法,叫做排比。四句前面都有“鱼戏莲叶”这四个字,排比是加强语气的。所以凡是排比的这几句,都读的比较快。

综合起来看,这首诗完全可以编排好之后,搬上舞台变成音乐剧。是不是很有意思?

江南~可采莲~ ~,莲叶^ 何田~田~ ~ ~。鱼戏莲叶^ 间~ ~ ~。

鱼戏莲叶^ 东~ ~,鱼戏莲叶^ 西~ ~,鱼戏莲叶^ 南~ ~,鱼戏莲叶北^ 。


赞赏

为成长而喝彩!

$1.00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