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首让人吟诵得流泪的诗

nature-flowers-pattern-circle.jpg

《长歌行》汉乐府

青青园中葵,朝露待日晞。

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。

常恐秋节至,焜黄华叶衰。

百川东到海,何时复西归?

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


这首诗吟诵着、吟诵着……吟诵着……便流下了泪水……

惜时的主题,是诗歌当中的一大主题。人从一出生就注定走向死亡,无时无刻不在变老。时光就像是流水一样,从我们的指间悄然的流过,不留下一丝的痕迹。仿佛昨天还是一个纯真的少年,而今天则步入了生命的黄昏。时间就是这样的奇妙,时间就是这样让人烦恼。

每一个有理想志向的人,在面对自己的人生的时候,都不会倏忽而过。他们会认真的把握每分每秒,过一世精彩的人生。同样,作为中国古代的读书人——儒士,这个群体来说,就更是这样了。中国人的人生观是一生一世的,建功立业就在这一生来做。如果这一生快要过完了,却没有任何可以值得称道的地方,那么对于中国传统读书人来说,就是一个耻辱。

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读书志在圣贤。什么是圣贤呢?并非是坊间所论的好好人。那不是圣贤,恰恰是圣贤所厌弃的乡愿之人。圣贤是要治国平天下的。内圣而外王,就是我们中国的王道政治。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、周公,都是圣贤,也是圣王。

也就是说,志在读书的人,就是志在圣贤的人,就是要在这一生做大事情的人。如果没有这样的气量与志向,那么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首句“青青园中葵”,一共五个字,五个字全是平声!平声要拖长,也就是说,这五个字读起来是很长的,最后的“葵”还是韵字,所以就更长了。读起来,应该是这样:“青~青园~中葵~ ~ ~”。

如此悠长,仿佛是在慢慢生长,仿佛是在蹒跚学步,又仿佛是希望时间啊,你再慢一点,再慢一点,看那园中的向日葵,他们刚刚生发不久,后面的路仿佛还很长,每个向日葵的生命力,都隐藏着一股蓬勃的生命力。这个生命力,需要有一把火给它们点燃,这把火是什么呢?当然是太阳!

“朝露待日晞”,日字是入声字,而且这一句当中,只有这一个入声字。入声字属于仄声。有一句讲声韵的口诀,叫做:“一二声平三四仄,入声归仄很奇特。”普通话中的一声和二声是平声,三声和四声是仄声,入声归到仄声里面去。

凡是仄声,在格律诗当中都读的音调高,入声的音调是最高的。音调高,是对这个字的强调。在汉乐府这样的古体诗当中,虽然不需要这样去强调它,但是一个入声在一句之中,短促而顿挫,已经很突出了。“朝露待日晞”这句应该读成:“朝~露待日^ 晞~ ~ ~”。

等待什么呢?等待太阳把我点燃,把我的生命照亮!“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。”很多人赞美春天,因为春天的时候,万物复苏,一片生机勃勃。那是什么造就了这么美好的春日呢?当然是太阳。没有太阳提供充足的光和热,是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的。所以,我们中华民族,天生是尊崇太阳的。太阳这一个能量场,就是当年中华人文始祖伏羲,开天一划,而成八卦的根本来源。春夏秋冬四季,是因为阳气的升降而成。阳气上升,春日来了,就会“布德泽”,“德”和“泽”都是入声字,语气肯定而坚决!“万物生光辉”,中“物”字是入声字,万物因太阳之阳气,而生发光辉,这个“物”是如此的短促,仿佛万物都迫不及待了!而“光”是在偶数位置上的平声,读的较长,“辉”是韵字,读的最长。这两个字加在一起,占到整句话的一大半时长,什么意思呢?这是表示光照的充足,万物因阳气上升,而生机盎然的场景。“光”的韵母是“ang”,这是开口度最大的一个“韵”,“辉”的韵母是“ui”,读出来,仿佛是平平的一个大平面,向四周延展。两个韵字声响叠加,能够听出太阳的光辉普照大地的感觉,那种世界上的一切事物,都受到了太阳的恩泽一般。这句应该读成:“阳~春布德^ 泽^ ,万物^ 生光辉~ ~ ~。”

“常恐秋节至,焜黄华叶衰。”虽然我们现在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,但是仍然常常恐惧、担心秋天的到来,因为到了那个时候,阳气下降、阴气上升,生命就会枯萎。“恐”字是仄声,仄声音调高,也就是在强调“恐”的涵义。居安思危,顺时听天,是我们中华文明,承天而来的高贵品性。通晓天道,我们就能洞悉未来,洞悉未来,我们就会更加的珍惜当下!

“阳春”与“秋节”,既是一组对仗,也是特征鲜明的对比。前面说“阳春”做铺垫,是为了引起对“秋节”的感怀。所以“秋节”这两个字,调要高。这样的话,这一句“常恐秋节至”,整句话的调,应该都比较高了。

“节”和“叶”字是入声,仿佛是“恐秋”之后的感泣。“衰”字是韵字,拖得特别长,仿佛能够看得到自己生命衰败时候的样子,这种状态,则更凸显了“恐秋”之感。这两句读起来是这样的:“常~恐秋~节^ 至,焜~黄~~华~叶^ 衰~ ~ ~。”

后面这几句:“百川东到海,何时复西归?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”是千古名句。“川”,《说文解字》曰:“貫穿通流水也”。就是在千山万壑间贯穿流通的河。这个字的韵母是“an”,有一种开阔之感。在偶数位置上,又是平声,读得较长,从声响上,给人一种千万条大河奔腾入海的即视感。“百”字是入声,更显得“川”字尤其的长。

“海”是归去的地方,是归宿。千万条大河,犹如千千万万的生命,每一个人的生命就像一条河一样,奔流入海,回到自己的归处,结束自己的一生。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?“何时复西归?”,中的“复”字是入声字,顿挫之中的一种无奈感。后面紧跟的“西归”两个字,都是平声,并且“西”是偶数位,读的较长,“归”是韵字,最长。两个加在一起,仿佛一去不复返了!

“何时”两个字都是平声,“时”字在音节的位置上,读的较长,仿佛在问,问什么呢?问时间,问时间的河流,问河流归去的海洋。这又好像是万物在发问,问天地,天地造了万物,而后万物又回归了天地。生命自天地而来,生命又将回归于天地。让生命过的有意义,必须在回归天地之前,做出一番事业出来,不然,岂不愧对此生?

所以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。“不”与“力”都是入声字,他们读起来都短促而有力。“不”字表坚决,而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。“力”字是要努力的去做,要费很大的辛苦,经历很多的艰难。一个顿挫有有力的“力”字,把这个涵义通过声音,清晰而完整的表达出来了。入声字的读法,因其短促,可以一带而过,因为顿挫,可以有力的顿住。在这里,“力”字在句尾,若是觉得意思表达不够,可以在顿住之后,拖长韵尾的“i”。用符号表示出来,就是“力^ i~~”。

不努力的结果,就是“老大徒伤悲”。“伤悲”两个字,既有偶数位置的平声,又有韵字,所以最长。因为意义表示伤悲,所以整个句子的节奏也最为缓慢。基本上,读到这里,就会被感动的潸然泪下了。

青~青~ ~ 园~中~ ~葵~ ~ ~,朝~露待日^ 晞~ ~ ~。

阳~春~ ~ 布德^ 泽^ ,万物^ 生~光~ ~ 辉~ ~ ~。

常~恐秋~节^ 至,焜~黄~ ~ 华~叶^ 衰~ ~ ~。

川~ ~ 东~到海,何~时~ ~ 复^ 西~~归~ ~ ~?

少壮不^ 努力^ i~ ~,老大徒~伤~ ~ 悲~ ~ ~。
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