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座右铭

pexels-photo-356331.jpeg

我的座右铭是:

一介书生,普通教员;

信而好古,永居学位。

一介书生,性情中人

我出生时已无父亲口中叙述的大家气象,祖上是否是书香门第,已然也不可考。只知道高祖时家门兴盛,后糟灾殃,家道败落。然而受家风影响,酷爱读书。

小时候,家中大人常看报,祖父爱看书,就学着大人模样,也看起书来。公厕里常有人一边看报一边方便,所以我也想找本书如厕。记得小学三年级的一天,我借祖父一本线装《古文观止》阅览,祖父笑问:“看得懂吗?”,我哪里看得懂,不过是装装样子,口里回答道:“看得懂!”,心里却愉快的拿着书去蹲坑儿了。即入茅厕阅读,手里拿着书,上面的字一个也不认识,左看也不是,又看也没意思。于是兴趣索然,便要擦屁股走人。不成想,一不小心将书掉入茅坑之中。后归家中,祖父责问。遂下决心,珍惜书籍,认真阅读,不当儿戏。

至今,家中还藏有祖父留下来的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传》等线装书,泛黄的书页,古旧得已经快要烂掉,每次小心翼翼的翻开这些书的时候,就想到了祖父,想到了小时候的那件事情。

我常将家中藏书拿来阅读,父亲见我爱读书,也常给我买书。因为经济拮据,父亲常去书市淘些旧书和一些便宜的盗版图书。遇到好书,便成捆的买回,兴高采烈的带回家。那时候我上初中,过年的压岁钱,我都攒起来,到放学后路过的小摊上淘些书。那个时候最爱读金庸,晚上不睡觉,窝在被窝里看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。看了第一回,便想把整本书都看完。也爱看琼瑶的小说,正值青涩年华,不自觉的就被小说的故事所感动,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。

受到父亲的影响,那时候除了小说,还看国学类的书籍,比如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心经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红楼梦》等书,不过基本上属于囫囵吞枣、不求甚解。倒是因为其中,某些章句很是喜欢,于是就不自觉的背诵下来。而今,待人接物,总能想到当时所背章句,别有滋味。这味道就像是酒,越久越浓厚。又像是水,平淡当中有真味。

读书好比是吃饭,吃饭滋养身体,读书滋养精神。不会吃饭的人吃成了饭桶,不会读书的人读成了书橱。岂不知,六经注我,我还是我,只不过身上书卷气越发重了。戴上一副眼镜,显得文质彬彬。

我九岁时开始写诗,第一首写就,父亲指导修改。自此以后,偶有感发,则用诗记之。老师鼓励同学记日记,我却爱写诗。

我本来是个容易感动的人,一叶一花,人事代谢,都能让人感动。所以,当心中有所感动,便会作诗抒发。

若干年后,偶尔翻看过去所作,一首首小诗却犹如日记一般,所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,但比之日记,情更竣切!

人之别于“书橱”,在于有情。有的人,具备了丰富的知识,却冷血无情,做出的事情让人不寒而栗。这都是缺乏诗教所导致的。

我们的学校考试不考诗歌,哪怕是高考作文,都是诗歌除外。然而,《毛诗大序》云:“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,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,嗟叹之不足,故咏歌之,咏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也。”

人都有情绪,情绪是需要宣泄的,是需要抒发出来的。如果情绪得不到正常的宣泄,郁积在心中是要生病的。所以,中国的教育自古以来就十分重视诗教,在古代教育的课堂上,是要有专门的时间用来吟唱诗歌的。

今日所谓的诗词大会,不过考的是诗词的积累。还达不到吟诗作诗的程度。而传统文化的文人,都是要会吟诗作诗的。随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,学习诗歌的积极性会越来越高。

普通教员,传道受业

我是一名老师。什么是老师呢?

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传道,传的是天地之大道,授业,教授学生学业,解惑,解答学生的疑惑。三者具足,才能称之为师。否则,缺了哪一样,都不能称为师。

做老师的首要任务是传道,传天地之大道。什么是道呢?道的本义是路的意思,而且是一条路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第二十五章说道:“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地母。吾不知其名,强字之曰:道。”

有那么一个东西,比天地出生的时间还要早,它是独立于天地而存在,并且永远有着用不完的能源。我们把这个东西起个名字,叫做“道”。道是天地的母亲,天地是道的孩子。也就是说,先有道,后有天地。道具备无尽的能源,用之不竭,天地才生生不息,不断变化繁衍。能够得道而行,我们称之为“德”。德就是走路的意思。走在这条唯一的天地大道之上。

如果把道比作电源的话,得道就好比找到了电源插座,把电源插头接上了插座一样。德就是正在使用这些源源不竭的电力能源。所以老师要传道,先要得道。得道,并走在道上,便有了德。所以老师要有德行。这是我们中国人,对于老师这个职业的基本要求。北京师范大学的校训,写着“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。”,就是老师要有表率作用,把什么表率出来呢?就是你的德行,学生看你怎么走,他也跟着你怎么走。老师要是失道了,学生也便失道了。老师迷路了,学生也就迷路了。所以,老师先要方向正确,选对正确的方向比认真努力更加重要。方向不对,南辕北辙,一定达不到目的地。对于家长来说,为孩子选择什么样的老师最重要,因为选择老师就是选择方向。我们中国人常说“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”老师指明方向是基本功夫,认真努力的学习是学生的事情。若是老师都不知道门在哪,学生再努力也别想学好了。

我们现在的有些老师,失道,失道就好比电源插座找不到,电源插座找不到,电力就没有。电力没有了,就失德,德行就谈不上。所以授业、解惑这个事情,不过是谋生的一件本领,美其名曰教师专业化。做得好的称之为教书匠,做得不好,误人子弟。误人子弟,也不过是书教的不好而已,但现在虐待儿童、教师性侵的事情都出来了!难怪教师的地位一落千丈了呢!这些人,都不应该称之为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老师,而应该叫做“Teacher”。

记得小时候,刚上学。家长送我去学校,嘱咐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听老师的话。那时候的老师,特别值得信赖。工作起来认真负责。若是有学生成绩差,义务给学生补习功课。家长和老师沟通,常常恳请老师严格管理孩子,发现学生行为有失,就批评管理,家长不仅不会埋怨老师,还会去学校登门道谢送礼。而现在很多老师,是不敢批评学生,甚至头脑里也没有教学生做人的意识。整个的社会风气也变了。作为教育者,同样不能独善其身。

我们中国的教育,是领先于世界的。自古以来便是如此,我们有着先进的教育理念。历史上伟大的教育家孔子,他强调在教育的过程中要因材施教,这句话传到今天,就是市面上大大小小的一对一辅导机构。我们中国人最懂得,因材施教,一对一教学是最有效率的事情。那为什么教育要因材施教?那就是因为“道”啊!

天赋流行,道在每个人的身上表现不一样。有的人内向,有的人外向。有的人喜爱运动,有的人喜欢音乐。有的人性格暴躁,有的人性格平和……老师要针对不同的学生,采取不同的教学。这种教学方法还影响了我们的近邻日本。

菅茶山先生是日本江户时代后期的汉诗人,他在教授学生之前要先洗手。他的洗手盆是找工匠特意打造的,就立在房间前面的庭院里。有两个石盆,一个是方形的,一个是圆形的。游客到此,往往发出感叹。日本人真是讲究卫生,上课之前都要洗手。可转念一想,洗手用一个洗手盆不就好了吗?怎么用两个盆呢?

其实不然,中国人认为世界上最像道的东西是水,水自己本身是没有固定形态的,它在圆形容器中就是圆形的,在方形容器中就是方形的。所以菅茶山先生每次洗手,事实上是在提醒自己,大道在每个学生的身上都是不一样的,不可以统一地教他们!这是他的座右铭。

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

我的导师是当代著名文化学者普颖华先生。先生是中国《孙子兵法》研究的第一人,是一位兵学专家。

然而,鲜为人知的是,先生在思想上有着很高的造诣。在先生学习,一是对马克思唯物主义辩证法有了深刻的理解,并且用抽象和形象概括了世界非凡复杂的变化,探究世界的本源和规律。先生的教学,常常是高瞻远瞩,启发学生思考不同层面的问题,胸怀天下,要有大格局。先生讲道,都从历史的角度,最为根源的地方讲起。

记得一日,有一弟子问学生家庭教育的问题。先生从中国古代神话传说“女娲补天”开始讲起,纵横千秋、妙语连珠、循循善诱,疑惑不明之处,先生往往一针见血的指出,该生忽觉醍醐灌顶、拨云见日。

记得在清华听演讲,清华的教授讲到做学问的问题,三类的人只知道感受,比如这个豆腐好不好吃啊,什么味道的。二类的人做学问,学会分门别类,你吃的豆腐,是南豆腐呢,还是北豆腐?然后再去分析。而一类做学问的人,就要从根源去探究。这不正说的是我的导师普先生吗?

而后,在我学习工作之中,就特别注重运用根源性分析,层面与格局的分析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。当遇到一个现象的时候,往往去探究背后的本质。就这样,养成了自己科学的思维习惯。

首都师范大学的著名吟诵专家徐健顺教授,是我的吟诵老师。一直在网络上,跟随徐老师学习吟诵。几多回,做梦的时候梦见徐健顺老师。之前一直是神交,终于在2016年的春季吟诵班的时候见面了。

这次见面,给我最大的感慨并非是在学业上的精进,而是对于中国的文化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。中国的学问是人的学问,是以人为本的学问。学问自然有其学术的价值和学术的体系,一般人若不经过系统的学习,自然难以企及。但是,学问是谁传授的呢?

是老师这个活生生的人。孔子曾说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传道的永远是人,而不是道本身。纵然我们手中握有厚厚的经典,满屋的书籍,全世界的互联网知识系统,你也不能得道。为什么?因为得道是什么样的,要由得道的人表演给你看呐!

吟诵,是一种口传的学问。他不同于我们的经典本身的知识文字,知识文字是死的,但人是活的。尤其用传统吟诵举例来说,皆由老师口传心授。所以,徐健顺老师讲了几个过去学吟诵的条件:一是你要找到明师,就是真正有传承和统绪的老师;二是你和老师是同一个家乡的人,这点保证学习吟诵的效率;三是你和老师之间相互喜欢;四是你要在他老人家身边至少学习三年,若能修习五年、十年则更好;五是学习老人家的知识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种为人处世的态度,那种儒士的精神。这个最重要!

你看,说到底学的什么呢?恰恰不是知识本身,而是做人。我们向老师学习,就是学习老师的为人。如果在现代这个社会,你能够找到具有传统儒士精神的明师,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啦!然而,我辈常常没有这样的幸运,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,学习文化知识。然而我们知道,这不是究竟的。究竟让我们感动的,是人本身。

所以,我随普颖华先生学习,我会感慨,当年若不登高望,谁信东流海洋深;我读徐健顺老师缅怀南怀瑾先生的文章,我会落泪……将此身心奉尘刹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

永居学位,砥砺前行

做老师前,先是做学生。中华文化博大精深,自古就有皓首穷经之说。所以,我永居学位,向古圣先贤学习。

在大学的时候,我被祖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所深深吸引和打动。于是我立志去弘扬中华传统文化。一是不让这么好的优秀文化在世界上消失,二是要担负起“道”的责任,让自己与身边的人得到切实的利益。古语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”这句话,既是一种责任,也是一种信念,激励着我不断前行。

墨水老师是何人?

一介书生,普通教员;

信而好古,永居学位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w

Connecting to %s